桃媚坊(提示):收藏永久网址不迷路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板块 » 暴力虐待

女警察李清


李清,今年25岁,98年考取公安大学后父母先后双双去世,在学校的帮助下完成四年学业,02年分配到H市公安局,因为沒有家庭负担,加之本身能力出色且嫉恶如仇,调到重案科,经过三年第一缐的对敌斗争锻练,屡立奇功,现在已是能单独办案的重案二组组长了。
李清长的相当漂亮,身材一级棒。一米七四的个,四肢修长,并沒有因为练功而长出肌肉块,三围比例也很标准。李清一张瓜子脸,五官清秀,皮肤白净光滑,穿上警服真是说不出的清纯劲,是警界很出名的明星警花。
从上大学起李清就不乏追求者,到了公安局更是如此,局里的小伙子们沒追过李清的还真不好找,但李清条件太过出色,对追求者们从来也不松口,慢慢地追求她的小伙子们也就都知难而退了。
其实大家都知道李清之所以不找男朋友,是因为她发誓:不给父母报仇,决不考虑终身大事。
李清的父母原也都是公安局重案科的幹警,在98年的一次抓捕行动中中了罪犯的埋伏,被折磨致死,和他们一起殉职的还有七位警察。当时如此重大的伤亡震动了公安部,部长亲自下令一定要迅速破案,恶惩兇手,但这个犯罪团伙组织严密,手段凶残,案子一直也沒有破,李清的杀父杀母之仇一直也就沒报。
李清的重案二组共十二人,除了快退休的李叔在局里坐镇,负责联络、后勤等工作,冲杀在第一缐的幹警清一色的年轻人,七男四女,最大的大刘今年也不过二十七岁,而最小的小宋是去年才从警校毕业的,现在还在见习期呢。
局里之所以这样安排,一是考虑到李清太年轻,给她些老兵不好管理,再就是这些年轻人都沒有什么背景,又都在全心全意幹事业的时期,真有什么不好办的案子就让这些年轻人上去沖一冲,免得因各种关系缚手缚脚。
李清沒有男朋友,也沒有家人,寂寞了就到酒吧坐坐,这是多年的习惯了。
李清来这从来都是便服,也不多说话,所以沒人知道她是警察。酒吧这种地方什么人都有,有些道上混的人也来。有时喝大了就什么都说,这也是李清来酒吧的第二个目的:打探情报。
这天李清像往常一样,换上便服,来到红枫叶酒吧,要了杯啤酒找了个角落静静地坐着。看着喧鬧的人群,李清斜靠在椅子上休息。突然,两个酒鬼的话引起了李清的注意。
「哥们,乘早洗手別幹了,李权又回来了,他回来了,还有我们的饭吗?」
李权!!!
李清一振,七年了,李清一直在查李权,这个杀死李清父母的兇手。七年前因他的犯罪团伙杀死了九名警察而名声大振,也因为公安机关的全力打击而在H市发展不下去,而去了南方。今天终于又有他的消息了,李清很兴奋,马上叫来手下两名队员,两个酒鬼一出酒吧就被带回局里审问了。
问了一夜,总算有些缐索:李权七月二十日在郊区的一个废工厂组织召开了一个会议,把道上的朋友都找来,想重分H城的地盘,说白了就是想重做H市黑道的老大。
「这样重大的案子应该交到局里,我们不能自作主张。」大刘说,
「我看先不忙,咱们先端了李权的窝,直接把李权带到局长办公室,该有多过瘾,让那些说我们是娃娃兵的一组看看我们也能办大案子。」刚上班一年的小赵说。
其实李清有自已的打算,当年杀死九名警察都不是李权亲自下的手,自有他手下的喽啰顶罪,就算抓了李权也不能重判,那自已的仇就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报了。李清想在抓捕行动中,以李权袭警为名亲手杀了李权,就算事后被查出来也认了,只要能报仇。
「李权他们就在今晚开会,报局里说不定就耽误了,我看咱们先下网吧!」
李清说。
组长说话了,大家也都心知肚明李清的意思,所以也沒人反对。
「冲进去!」李清一马当先,一脚踹开房门,立刻吃了一惊,只看屋里空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沒有。
「上当了!」李清勐然醒悟,马上向回撤。已经晚了,十几支AK47乌黑的枪筒对着他们……
李清和她的队员先被缴了枪,然后被五花大绑,黑布蒙眼。几个大汉推搡着把他们都押上了一辆货车。货车开动了,李清躺在地上,后悔莫及:自己急于报仇,也过份轻敌,弄成现在这种地步,不单自己遭擒,连自己的十名队员也都搭上了,他们是为了自己才被擒的,怎么对的起他们?无论如何一定要把他们救出去!
大概两个多小时,车停了,听声音好像是在郊区城乡结合部。李清他们被带进一座小楼,被关在一个地下室里。歹陟们虽然动作粗鲁,但并沒有殴打他们,也沒有对女队员们动手动脚,这让李清心里有了一点信心,大概他们只是为了要钱,不敢真的对警察怎么样,这样的话逃脱的机会会比较多吧。
「大家不要急,我们一定会有机会的!」李清安慰她的手下。
过了一会,有人进来。「哪个是你们的头,出来。」
李清被带出了牢房,来到一下宽敞的屋子。
「给她拿掉眼罩。」李权,李清一眼就认出了杀父仇人,真想冲上去和他拼了,但她还是忍住了,装作并不认识李权的样子。
「你是谁,想幹什么,知不知道袭警是重罪,马上放了我们。」李清说。
李权看了李清一眼,鼓掌说道:「李小姐的演技不错啊,你的杀父仇人你会不记得吗?我的照片在你的办公桌上放了四年了吧?我费这么大功夫把李小姐请来,还装不认识?」
李权认出了自己的身份,李清再也忍不住,沖李权喊道:「我要杀了你!」
「当年我杀你父母,本想斩草除根,连你一起杀了的,知道为什么我沒那么做吗?因为你母亲求我,她说只要我不去杀你,她什么都肯做,甚至和我做爱,我就在你父亲面前幹了她七次,才杀死她,因为我幹了她七次,所以我饶了你七年,你要好好谢谢你爸爸啊,他给你找了个好妈,让你多活了七年。现在你自身都难保了,还想杀我?」
李清当时感觉脑袋里一片空白,天晕地转,当时昏了过去。
李权叫人用凉水泼醒李清,李清睁开眼睛,说:「你杀了我吧。我不会屈服的。」
「杀了你好办,可你那些队员哪,你就那么让他们死,我的手段,你是知道的,男的我要慢慢地折磨,让他们受半年的苦也死不掉,至于女的……」
「不要说了,你要我怎么做。」李清打断他,李清知道,这次行动失败全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说什么也要为他们做点什么,还有就是这些队员里有四个是女的,她们都是刚参加工作不久,还都沒结婚,要是李权真要下手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李权慢慢地说:「也沒什么,我等了你七年,只是想和你玩个游戏,我知道你檯球打的不错,你们公安局里,沒人是你的对手,我也不欺负你,咱们就打台球。」
檯球?李清不禁有点吃惊,这么简单?要知道李清打檯球真是有天赋,她上大学是就是校檯球队的主力,打遍全校无敌手。参加工作后,打球的机会少了,可还是代表市队在全国比赛中拿过名次,据专业人事说,李清要是专心练球,不出半年就能在国际比赛中有所建树。
「怎么比?」李清心里有了底,但她也知道李权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自己。
果然,李权又提出了条件:「每天一局,在打之前你先抽籤,你按我提出的条件准备,如果你赢了我,我就放你一个人,你要是输了,还要抽籤,按抽到的事情做,你要是能做到又不做的话,也可以,我就杀你一个人!」
「好吧,一言为定,现在就开吧。」李清別无选择。
李清被带到早准备好的屋子里,中间放了一张檯球桌,旁边一张椅子,绑着大刘,四周围了几十个人,李清一看,大部份都是被通缉的要犯,沒想到沒抓到他们,自已反被抓了,李清感到很羞耻。
「不要耍花招,十几支枪对着你哪。」李权一边给李清松绑一边警告。「先抽籤吧!」
李权拿了一个盒子在李清的面前,李清咬咬牙,把手伸进盒子,拿了一个球出来,球上只有四个字,一看,不禁目瞪口呆,她知道李权会难为自己,但沒想到会是这样。
「李小姐,请念出来吧!」李权说。李清沒有反应。「那好吧,我知道李小姐的意思了。」李权使了个眼色,上前一个疤面人拿出枪,对准大刘的头就要开枪。
「等一等,我念!」李清看了大刘一眼,他不能让他的同事死在他的面前,事到如此什么也顾不得了。「祼露上身。」李清小小的声音说道。
四周的人开始起哄了,「李哥,真有你的!」「快脱,让我们看看警察的奶子……」
「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李权说道。那边大刘呜呜地睁扎着,显然要阻止李清。
李清二十五岁了,还沒交过男朋友,平时穿衣服也很保守,露肩的露背的露脐的她从来都不考虑的,今天让他在几十个大男人面前祼露上半身,的确很难为她,尤其是还有她的一个男性部下也在场。李清犹豫了一下,反正已经落入敌人的手里的,还不如赌一把,要是真能救大刘出去也是值得的,「好吧,我照做,我去里边。」
「不,就在这里,我的兄弟们都要看警察脱衣服哪。这么香艷的场面我也不想错过。」李权一脸坏笑地说。
李清叹了一口气,想背对着男人们脱衣服,可四周都是人,无论那个方向,都有人看着她,李清只好背对着李权和大刘,这是她最不想被看到身子的两个男人,至于其他面对着的男人,李清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李清闭上眼睛,鼓足勇气开始解警服的扣子。看女警察当面脱衣服,无疑对这些犯罪份子是极大的刺激,开始有人不住地起哄,吹口哨。李清脱掉警服和里面的衬衣,白的刺眼的上半身只有一件胸罩了,胸罩是白色的很紧身的那种,可是比李清的肤色还是暗一些。
李清双手抱胸,回过来看李权一眼,李权沒有让她停下来的意思,只是色瞇瞇地瞄着李清的胸口。李清又看了大刘一眼,只见大刘头扭向一边紧闭着双眼,牙咬得咯咯响,这让她很欣慰。其实大刘也曾追求过李清,但他不想在这种情况下看李清的身子。
李清又转过身子,双手背过去,慢慢地解开了胸罩的扣子,一狠心,迅速地摘下胸罩,然后双手紧紧地摀住双乳。李清的速度很快,以至于正对着她看的歹徒也沒看清她的乳房,以至屋里一片的叹气声,即使这样,李清的美体也让很多人喘不过气来。
李清转过身,看着李权说:「我们开始吧。」
李权并不急,他知道,打檯球是要用两只手的,一会儿不怕看不清李清的身子。「女士优先,请李小姐先开球吧。」李权很有风度地说,其实他是想快点看到李清的乳房。其实现在这种情况,李权强姦了李清也是易如反掌,不过他就是想慢慢地羞辱李清,这样才更有意思。
李清暗喜,由她开球的话,八个球一桿全收的把握是百分之九十以上,李权就一点机会也沒有了。李清一只手拿了桿,走到球案前准备开球,看来只能让男人们看个够了,一只手是不可能打檯球的。李清的手离开胸前,一双乳房终于暴露在男人们的眼前。
李清的乳房不是那种巨乳型的,不过至少也有32C,关键是李清的乳房很挺拔,一点也沒有下垂的感觉,因为皮肤太白了,以至于隐隐看到乳房上的乌青血管,李清的乳头不太,乳晕的颜色也很浅,典型的处女乳房。
屋里一片寂静,都在盯着李清的美乳看,连一生御女无数的李权也沒看到过这么完美的乳房。由于打檯球的姿势,是双腿伸直双脚叉开,上身前倾与地面水平,这样李清的乳房就完全在空中摇晃,一用力打球更是乳波荡漾,春光无限,看的众人目瞪口呆。
当众人回过神来的时候,李清已经一桿将八个球全部落袋,大家光看她的身子了,都沒看清李清是如何打球的。
李清打完球,抱着胸看着李权,不知他说话是否算数。
「精彩,太精彩了!」李权鼓掌说道,也不知他是说李清的球技精彩,还是身材精彩,「好,我说话算话,不过,不知道明天李小姐是不是还是发挥得那么好。」李权又对一喽啰说:「放了他,小心点,別让他找回来。」
「您放心吧,我给他打一针不就得了。」小喽啰应道。
李权又说:「请李小姐穿好衣服回房休息吧,明天咱们再比试比试。」
李清迅速穿好衣服,被带回地下室关押。
李清安慰了他的队员们,说大刘已经被放了,让大家不要急。又想:虽然被擒,但李权并沒有为难自己,吃的喝的都有供应,关键是沒有骚扰她的女队员,这是让李清最担心的事。今天虽然牺牲了些色相,但大刘被放了出去,说不定他会带人来救我们。只要自己不放弃,就一定会有机会的。想到这李清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李清醒来,发现大家都已经起来了,只是都沒有说话,尤其是三名女队员,脸色通红,很难受的样子。李清一想,明白了原因。
原来李权虽然沒有难为他们,给吃给喝,但他们七男四女关在一个屋子里,屋子又沒有卫生间,只给了一个小桶让他们方便,虽然大家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好战友,但终究男女有別,一天一夜了,大家谁都沒好意思用。这也是李权故意让这些警察难堪。
想到这,李清对大家说:「同志们,咱们现在被困在这里,大家不要失去信心,一定要团结,李权难为咱们,这点困难咱们都克服不了吗?非常时期,大家不要不好意思,把脸背过去不就行了。」见大家还是沒有动静,只是互相看。李清说:「那好吧,我先带个头。」
见大家都把头背过去了,李清走到小桶前,还好她的双手是被靠在前面的,李清费力地解开裤子,对准小桶尿了出来。屋里一片寂静,只有李清排尿的哗哗声。李清和队员们都十分难过,沒想到当警察也有这么难过的时候。接着,大家都跟着方便。
当最后一个小宋方便的时间,门突然开了,走进一个打手送吃的。看屋里正有一个美女警察光着屁股方便哪,立刻站在那看的目瞪口呆。小宋也被吓着了,尿也停不住,腿一软倒在了地上,白白的屁股正对着男人。打手立刻冲上来就要抓小宋的屁股,李清和几个男队员马上站起来想要挡住他,但都被打手打倒了。
正在危机的时候,外面有人说:「刚子,忘了李哥的话了?不想活了吗?」
打手停住,在小宋的屁股上摸了一把,拎起小桶说:「妈的,警察尿也这么臊,还得老子给你们倒,早晚收拾你们。」说完出去了。看来李权的手段连他的手下人也是惧怕三分。大家松了一口气,一看小宋还光着下身躺在地上哭哪,男队员们马上转过身去。李清上前帮小宋穿好裤子,抱着她安慰几句。
吃过早饭,李清又被带去打球。
李权说:「李小姐,昨天睡的还好吗?我招待的还不错吧?今天咱们赌的可是一个女警察,李小姐小心了。」
李清一看带出来的正是小宋,不想和李权啰嗦,说道:「我们开始吧。还要抽籤吧?」说完自已走到盒子前,伸手拿出一个小球,一看不禁松了一口气,只见上面写着:每剩一个球就用乳头粘糖餵我吃一次。也就是说,只要李清赢了就不会有什么损失。
李清把球交给李权,李权看了一眼,说:「李小姐小心了,这次还让你先开球,看你是不是还那么好运气。李清也不客气,拿起球桿就打,很顺利地收掉五个球,李清以为还会像昨天一样全收的候,突然发现,屋子一角有摄像机对着自己,那昨天自已光着上身的样子不都录下来了?李清心里七上八下,终于一桿失误,第六个球沒打进,李清心里暗叫可惜。」李小姐,我不客气了。「
李权开始打球,沒想到李权打的也相当好,八个球也是一桿收。
李清心里一片灰暗。知道沒有退路,叹了一口气说:「你要我怎么办?」
「请李小姐把奶子粘点糖,让我吃两口不就行了?你放心,我的手不会碰你的。」李权指着桌上放的一盘糖说。
李清沒有办法,解开上衣和衬衣的扣子,又把左边的乳罩推了上去,露出左乳,弯下身子让乳头在盘子里粘了一下。
「不够。」李权说,李清又把整个乳晕都粘上糖。
「还不够!」
李清知道李权不会放去自己,一狠心,把整个左乳都放在了盘子里,让整个乳房都粘满了糖。
李清走到李权面前,让左乳对着他,说:「你来吧。」
李权哈哈大笑说:「李小姐这么沒有礼貌,不会说个请字吗?」
李清双眼冒火,恨不得吞了李权,可又不得不忍,只得轻轻地说:「请你吃糖。」
「那我可不客气了,你躺在球桌上吧。」李清照李权说的半躺在球桌上,李权低下头盯着李清的乳房看了一会,慢慢地在她的左乳上舔了起来,李权的舌头很热,舔遍了李清的整个乳房,突然李清轻叫一声,原来李权一口含住了她的乳峰,并用舌头来回拨弄乳头。
李清心里非常难过,沒想到,自己从沒让人见过的乳头被自己的杀父仇人含在嘴里,而自己又一点办法也沒有。
慢慢地,李清的乳头一点点硬了起来,李清自己感觉到了,她也知道李权一定也感觉到了,这让她很不好意思。她对李权说:「够了吧?」
李权看着李清硬起来的小乳头,哈哈大笑,说:「这就不行了?李小姐很敏感啊!好,你剩了两个球,我们再来一次,这回我吃要右边的。」
李清只好把自己的右乳也露出来,粘好糖,让李权来吃。沒想到这回李权找了把椅子,坐在上边说:「我累了,这回我要你自己把奶子放到我嘴里。」
李清气极,知道不照做李权会杀死小宋,只好用双手扶着椅子,不断地调整身体,用自己的乳房在李权的嘴上蹭。这真是一种刺激的场面,一个美女警察穿着警服,露着双乳,主动地把自己的乳头往男人嘴里塞,李清一想到这样的场面都被录下来了,真不知道自己以后如何做人。足足五分钟,李权吃够了李清的乳房,而李清的两个小乳头都已经难堪地挺了起来。
李清以为已经结束了,沒想到李权又说:「李小姐输了球,就请再抽一次签吧。」
李清这才想起来还有一关沒过哪,输球了还要受罚的。李清在盒子里又拿了一个球,上面写着:露出乳房跳绳五分钟。
李清沒有多说,当着一屋子男人的面,脱光了上半身的衣服,袒露着双乳,在屋子中间跳起绳。李清的乳房本来就不小,这一剧烈运动更是上下摇动,看的一屋子人鼻血直流。李清也知道自己的样子十分色情,但为了救战友,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跳五分钟绳对李清来说不是问题,可今天跳完她以是面红耳赤,乳房因为上下摇动也有点疼。
李权说:「好了,今天就到这吧,把她俩带回去吧。」
李清看了一眼小宋,看这孩子今天早上到现在上一直在哭,一个女孩子在这种地方太危险了。
她轻声对李权说:「放了这孩子吧。她病了。」
「那好吧,既然李小姐说了,我就破个例!挤满一杯奶给我喝了,我就放了她。」
李清红着脸说:「我沒有奶水啊。」李清还是处女,怎么会有奶水哪?
「沒关系,我自有办法,给你打一针催奶激素,你再揉你的奶子一会就能挤出来了。」
李权说完,拿出针管在她白藕一样的胳膊上打了一针。李清知道反抗无用,也沒作无用的抵抗。
「是你自己揉啊,还是要我帮忙?」李权说。
「不用了,我自己来。」李清忙说,她才不想別人碰自己的身子。李清运了一口气,闭起眼睛,轻轻地按自己的乳房。当着十几个陌生男人揉自己的乳房,还要忍受他们的污言秽语,这是让还是处女的李清很难接受的事。
她揉了一会,乳房有些发涨的,觉得差不多了,接过李权递过来的杯放在球桌上,当然李权的面,左手托住左乳的根部,右手捏自己有些硬起来的乳头,捏了几下,还真挤出来几滴,这可是李清的处女奶啊。
李清知道还不够,更用力的揉自己的乳房,直把雪白的乳房揉成粉红色,可两只乳房还是一共只挤出半杯奶。
一直在边上看的李权忍不住了,对李清说道:「看来李小姐自己是不行了,还是我来帮忙吧。」
「不用,我自己行,你別碰我。」李清反对说。
「你不让我碰,我只好再把宋警官关起来了。」李权在威胁李清。见李清沒有回声,伸手抓住了李清的右乳房揉了起来,李清只好忍受了。
这是李权第一次摸李清的身子。李权象揉面一样玩弄着李清的乳房,无耻地抓住两只乳房把玩,一会使劲向中间挤,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一会又用力捏,把李清的乳房捏得变了型,而李清的乳房又那么挺拔,不管弄成什么形状,一松手,立即弹回原状。
「李大美人的乳房摸起来真舒服啊,不让男人摸真是白瞎了。」李权一边摸还一边调笑李清。李权又用手指捏着她的两只乳头搓弄,不一会,李清的两个乳头都挺了起来,像奶油蛋糕上放的两个樱桃,十分可爱。
李权用手捏住李清的乳头用力向外拉,把乳头拉的足有三厘米长,李清疼得好像乳头要掉了一样,但她还是忍住了,沒向李权求饶。李权看差不多少了,拉着李清的乳头走到桌前,让她弯下腰,乳头对准杯口,用力捏李清发硬的乳头,只见李清的乳头射出一道白色奶流,打在杯子上啪啪作响,不一会就装满了两个杯子。
李权拉起羞愧得全身通红的李清说:「来,我们干杯。」
李清羞辱地喝下了自己的奶水。
「既然李警官司还有奶水就不要浪费了,让我的兄弟们也喝点吧。」李权让李清站起来挺着乳房站在他的手下面前,自己站在她的身后,从后面握住李清的乳房,玩弄了一会,用力一捏,只见李清的乳房向两只水枪一样射出两道奶柱,直射到男人们的脸上,身上,嘴里,男人们疯狂地怪叫着,而李清已经羞辱得晕倒在了李权的怀里。
第三天,李清又被带了出来,昨天被李权羞辱,让李清有点受不了,巨大的心理压力让她喘不过气来。李清象前两次一样在盒子里拿出一个球,看了一眼,对李权说:「李权,畜牲,你太过份了!这回我无论无何不会照做的!!!」
原来球上写着:脱光裤子。李清还是处女,她宁愿死也不会这么做的。
「好啊!」李权倒并沒有生气,「李小姐不愿照做,我不会强迫你的,是你自愿和你玩这个游戏的,来人啊,幹掉这小子!!!」
今天他们赌的人质是小赵,小赵比李清小两岁,还不太成熟,每天嘻嘻哈哈的,大家都十分喜欢这小伙子,李清更把他当自己的小弟一样。李清看着小赵,只见小赵虽然沒有叫喊求饶,但眼睛里显然已经有泪水了,他才二十多岁,还沒结婚哪,就这么死了实在是不甘心啊!
旁边过来一个打手,掏出手枪对准小赵的头就要开枪,杀个人对这种打手来说象吃饭一样容易。
「等等。」李清叫道,她不能让这个大男孩就这样死在自己的眼前,她今天豁出去了。
李清含看泪看了一眼小赵,又看了下边一张张丑恶的面孔,把他们的样子都记在心里,李清发誓,今生一定要把这些人都杀掉。
李清慢慢地解开自己的腰带,让裤子掉到地上,李清的双腿非常的长,加上她经常锻炼身体,双腿上点赘肉都沒有,今天这一切都让敌人看了个够。这时屋子里静悄悄的,大家都在等李清脱内裤,看美女警察当面脱内裤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看到的,你可以抓个女警察来扒光她的衣服,但让她自己当看你的面脱内裤是不大可能的。
李清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情,狠狠心,双手拉住内裤的上沿向上顺势蹲了下去,过了一会,李清慢慢地站起身来,双手挡在双腿之间,而手里已然多了一条内裤。
还好李清的衬衣和警服比较长,盖过了小腹,男人们只能看到她的双腿和一点屁股,而最关键的部位基本上都盖住了,只能看到几根比较长的阴毛。即使这样,一个漂亮的姑娘,上身穿着整齐的警服,而下面光光的站在一群男人中间,也是十分色情的场面。
「好,李小姐果然爽快,今天还让你先开球,你赢了我,就放他走。」李权色瞇瞇盯着李清双腿之间说道。李清让自己冷静下来,这毕竟关系到她战友的性命,然后开始打球。打进几个球后,发现每次她打球的时候,身后的歹徒就发出怪叫,而李权也老是站在自己的身后看。
李清一下满脸通红,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这样了。原来李清站着的时候下身被衣服挡着,但打球的时候就不一样了,打檯球是要双腿伸直双脚噼开,上身前倾的。而这种姿势不单衣服盖不住屁股,而且由于双脚叉开,阴部也随时有曝光的危险。
这个样子打球,完全是撅着屁股请男人看生殖器一样,李清因为心中慌乱,又光想着赢球,沒想到这点。想到自己的阴毛、阴唇都可能被这些男人看光了,李清不禁大羞,连忙调整姿势,紧紧地合上双腿。
李清正要打下一个球的时候,忽然有人说道:「大家发现沒有,她打球发力的时候屁眼会缩一下!!!」
「是啊,这警妞的屁眼粉红的,一缩一缩真是好看!」
「哈哈哈!」下边一片淫笑。
李清觉得下面的男人都在盯自己的肛门看,心里更是紧张,高手过招一点也马虎不得,这个球一下失误了,李清懊恼不已,知道以李权的水平自己一定又沒有机会了。沒想到李权是故意让李清继续出丑,想看她撅着屁股打球,还是真的失误,最后的黑八居然沒进。
李清大喜,忙上前打最后这个难度并不太大的球。李清正要打球,突然感到有热气喷在自己的屁股上,忙起身回头看,原来在这个位置打球,身后正对着绑小赵的椅子,自己弯下身子打球,屁股正好对着小赵的脸,而且距离非常近,几乎要把屁股贴到小赵的脸上,而小赵正瞪着眼睛盯着自己的屁股看。李清并不怪小赵,小赵二十多岁还沒交过女朋友,看到女性的身体当然管不住自己。
李清叹了一口气,也沒有別的办法,只盼着打掉这个球让李权放走小赵。她又来转过身子摆好姿势想打这个球,可她心里十分清楚,这样近的距离,小赵別说看自己的肛门,一定是连腿间的阴唇也看的十分清楚。
李清虽然是小赵的领导,又比小赵大,但她毕竟还是处女,让一人男孩子在身后盯着自己的阴部看,李清心里还是害羞的不得了。慌慌张张中,李清还是失误了,李权这回沒有再给李清机会,轻松打掉最后一个球。
李清看了脸色通红的小赵一眼,心中十分失望,差一点就又能救出一个战友了,可惜啊!!!
有人正要把李清和小赵带回牢房,李权说:「今天李小姐的表演太精彩了,这样吧,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你做到了,我就放这男孩走!!!」
「你要我做什么?」李清精神为之一振,只要能求小赵出去,她什么都愿意做。
「你让这个男孩射出来,这就放了他。」李权说。
李清为难了,虽然还是处女,但这点生理知识她还是有的,知道要让小赵射出精液就要用自己的身体刺激小赵让他达到高潮。自己虽然为了小赵什么都可以做,但自己这样做了,那以后还如何同小赵相处呢?
李清转念一想,小赵和自己被困在这里,不知道还有沒有机会活着出去,如果小赵牺牲了连女人的身子都沒见过,那不是小赵一辈子的遗憾吗?再说自己为小赵作点什么也是应该的,毕竟是自己连累了他。
李清走到小赵面前,看着自己的好朋友、好战友、好弟弟小声说:「小赵,听队长的话,照他们说的做,出去以后带人来救我们。」
小赵大哭说:「队长你不用这样,我对不起你,我不是人,你让我死吧。」
旁边过来两个人,塞住小赵的嘴,把他从椅子上解下来,平放到檯球桌上绑好。
这时李权说:「李队长,请上台,让你的部下射出来吧。」
李清迈腿跨上檯球桌,她现在还光着下身呢,上球桌时不免又是春光大洩。
李清沒有性经验,但知道要让男人射精,就要刺激男人的生殖器官,只要男人感到兴奋,并不用通过性交就能达到高潮的,她想用手帮小赵揉出来。
李清轻轻地解开小赵的裤子,用力把裤子拉到膝盖的位置,露出了小赵的内裤。她把头转过去,把小赵的内裤拉了下来,李清叹了一口气,沒想到自己第一次看男人的阴茎,居然是自己战友的。
李清蹲在小赵的身边,打量着男人的阴茎,鼓足勇力,伸出玉手把阴茎握在手里。小赵因为刚才沒忍住,看了李清的下身,恨自己对不起队长,对自己极度失望,现在居然一点反应也沒有,阴茎还是软软的。李清捏了一会小赵的阴茎,又揉弄了一会小赵的阴囊,见小赵还是一点都沒有硬,知道小赵有心里负担,自己做的还不够。
李清一咬牙,站起身来,居然在一屋子男的注视下,在小赵的头上蹲下来,让自己的阴部全部张开在小赵的眼前。她想让小赵看清自己的下身,勾起他的欲火。而小赵却紧闭着双眼,不敢看李清一眼。
李清沒办法,只好用阴毛在小赵的脸上不停地蹭,她对小赵说:「小赵,我一直把你当我弟弟,今天你就听姐一句话,看看姐吧!」
小赵理解队长的一翻良苦用心,自已不射精李清决不会放弃的。他只好张开眼睛,而眼前就是李清从来沒让男人看到过的阴部。小赵要把射精当成队长给自己任务一样完成,他仔细的观察着李清的阴部,那里有他从未见过的尿道口、阴唇、阴毛甚至肛门,而这都是李清最宝贵的啊!
慢慢地李清看到小赵的阴茎硬了起来,龟头涨大还一颤一颤的。李清大喜,忙向前弯下身子套弄起小赵的阴茎。
这时,李权和他的手下都围在檯球桌的四周,看美女警察帮男人自慰,还有人拍照。
李清揉了一会,见小赵阴茎涨得吓人,热得烫手,可就是不射出来,她豁出去了,也不管有別人在旁边看,干脆把屁股坐在小赵的脸上,让小赵的脸全贴在自己的阴部上,然后向前一欠身,张开小嘴一口把阴茎含在嘴里,不断地上下晃头,让小赵有一种阴茎在阴道里抽动的感觉。
李清就这样在几十个陌生男人面前,为他们表演69式口交,有的歹徒忍不住就在李清的面前掏出傢伙自慰了起来,要不是李权有令,李清早就被他们幹几十次了。
突然,李清感觉嘴里的阴茎不停地颤动,知道小赵要射出来,她刚要把头拿开,一直在边上站着的李权一把按住李清的头,让小赵的阴茎直顶在李清的喉头上。就在这时,小赵终于射出来了,浓浓的精液有力地打在李清的嗓子上,小赵足足射了半分钟,李清的嘴里被灌满男人的精液,想吐又吐不出来,只好咕咕地把小赵的精液全部都喝了下去。
李权见李清把精液全都嚥下去了,才松开李清的头,说:「沒想到李小姐的口活这么好,精液的味道是不是特別好啊?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我试试?」
李清抬起头,先帮小赵穿好裤子,又擦掉顺嘴角流出的精液,她的嘴里还都是粘粘的精液,半天才说出话来:「李权,我按你说的做了,放了小赵吧。」
「好说,我留着他也沒用,不过你放心,他是决对找不回这里的,你甭希望他回来救你了。李警官,明天你决不会像今天这样轻松过关了。」李权说完出去了。
李清心里一片灰暗,不知道明天李权又要怎样羞辱自己。
李清穿上裤子,被带回牢房。一进门,大吃一惊,只见他的三名男队员血淋淋地倒在地上,看样子已经死了,李权正气急败坏地大喊大叫。
见李清被带进来,他走到李清面前,一把抓住李清的乳房,恶狠狠地说:「李清,我说你今天表演的那么卖力,原来你在拖延时间,好让他们逃跑!我要让你们知道不听我李权的话是什么下场!」
李清眼泪止不住地流,不是因为李权抓得她乳房痛,而是为失去三名好同志而惋惜。原来李清被带出去的时间,她的队员们趁人进来送饭的时候,想夺枪逃跑,沒想到被敌人发觉,当时就被打死两个,李权来的时候又打死一个,并制服了剩下的两男两女。
李清的两个男队员一个叫大兴一个叫吴刚,两个女队员一个叫雨欣一个叫伊雪,都是万中挑一的大美女。李权警告说:「以后老实点,这三个就是你们的榜样!」又对雨欣说:「你要为你们的过失付出代价,脱光衣服,让我看看你的身子!」
「什么?」雨欣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沒想李权提这么过份的要求。「你杀了我吧,死我也不会这么做的。」
沒想到,李权笑了,他就是想无盡地羞辱这些警察,让他们从心里向自已屈服,他想到了一个更好的主意来折磨雨欣。
李权说:「既然你不想给我看,就让你的同志看个够吧!他让两个打手把雨欣按在地上,手脚拉开,几个扒光了雨欣的衣服,让她全身都暴露在男人们的目光下,又把吴刚拉过来,也扒光他的衣服,按着让他倒趴在雨欣的祼体上。
他们让吴刚的双手按着雨欣的两的乳房,把他的头塞进了雨欣的双腿之间,吴刚的嘴正好贴在雨欣两片柔嫩的阴唇上。又把雨欣的嘴捏开,把吴刚已经半硬的阴茎塞进她的嘴里。然后让他们互相用腿盘着对方的脖子,用绳子绑住,让他们一动也不能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