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媚坊(提示):收藏永久网址不迷路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板块 » 人妻熟女

离家出走的人妻01~09完


 一  小穴初侵犯
老婆是大学同学,不过不是名校。所以毕业后我和我老婆都沒有找到比较理
想的工作。再加上一缐城市里高昂的房价和节节攀升的物价,商量之后我和我老
婆决定离开这里,回到我的老家,一个上班不用做公交,下班可以悠闲的逛菜市
场的三缐城市。
我老婆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个恬静的人,读书的时候就只喜欢悠闲的
喝茶看诗词。内心有些生活洁癖。就是那种十指不沾阳春水,一心只念四月天的
人。
初见我老婆时。一身碎花及膝旗袍,又黑又直的披肩长髮。安静的坐在校园
里的小亭里看书。笔直的长腿併拢斜靠,阳光洒在肩头,让当时的我看的惊为天
人。
我也是个性子安静的人,人虽然老实却自认也有点生活小情趣。再加上我是
个比较感性的人,也比较喜欢诗词歌赋。于是追求了几次后,老婆就答应试做我
的女朋友了。
从校园到毕业到结婚,跟大多数人一样进行着。老婆也从当初的文艺女青年
变成了逛菜场买淘宝的人妻。当初答应老婆一辈子不让她下厨房,不会为生活低
头的承诺也被现实击碎。不过善解人意的老婆沒有埋怨,只是在慢慢的改变自己。
为了减轻我的负担,应该说是家庭的负担,老婆也慢慢开始学做菜,学洗衣服,
学着去菜场讨价还价,去淘宝,地摊选一些适合家居的衣服。
为此我一直都在心里的自责。所以哪怕是在三缐城市里,我依旧努力的工作
赚钱。当初那件碎花及膝的旗袍被我视若珍宝的存放在一个箱子里。
经过我和我老婆一起努力,在加上两边老人凑的钱,终于在这座小城市里买
了属于我俩的小窝。买了房就要装修。但买了房,哪里还有钱装修?于是我跟老
婆商量,我们一边攒钱,一边简单的装修。比如这个月买个桌子,那下个月就买
个沙发。
可是……就在我们装了地板之后,我人生的悲剧就开始上演了。
因为省钱,加上不懂行又被黑心商贩欺骗,家里的水管莫名其妙的爆了,正
好这天我又临时有事去了外地。老婆下班回来眼看地板被水浸湿,害怕地板会被
泡烂。跟我通话商量后,就去街上找一位靠谱的师傅修一下。
这也是沒办法的。如果我在家里肯定不会花这笔冤枉钱。街上师傅的手艺掺
差不齐,还收费很贵。不过相对于地板,肯定还是要捨得了。
于是刚刚下班回家,一身职业装的老婆踩着黑色的高跟鞋又咚咚的去街上找
修理师傅了。
「还好,看浸水的面积还好,估计水管爆掉的时间也不长。不然你家楼下的
人早都要冲上来了。」一个皮肤晒的黝黑,身材矮小但很粗壮的短髮的田姓中年
男人抽着烟说到。一口黄牙看的让老婆有些反胃。但沒办法,那里的几个师傅,
就这个最便宜。还说修不好不收钱。
心思单纯的老婆又上当了。不过能修好也可以了。等我回来再彻底的弄。老
婆当时也只能是这么想了。
「那,那个能给口水喝吗?」田师傅将烟屁股丢在门外,然后对老婆讲到。
「……好,好的。您稍等一下。」想到那满口的黄牙,老婆犹豫了下还是去
拿杯子给田师傅倒水。老婆为什么犹豫?因为捨不得钱买一次性的杯子。
「啊!」刚转身的老婆啊的一声。原来老婆一不小心滑到了。不过这也不是
惊叫的原因,而是老婆滑到的时候还扭伤了一只脚。
「沒事吧。你太不小心了,地板上还有水,挺滑的。」田师傅连忙过去扶起
老婆。双手扶着老婆,不过眼睛,却在老婆修长的小腿上来回偷瞄。
这也正常。透明浅肉色的丝袜配上尖头细脚高跟鞋,大部分男人都忍不住的。
何况不是所有女人都有一双修长的腿,这也是我一直得意的地方了。
「沒,沒事了。谢谢您了。」老婆突然闻到一股浓浓的烟味和口臭混合的臭
味,差点沒给熏晕过去。在田师傅的搀扶下勉强坐到了沙发上,然后表达谢意的
时候不动声色的躲开了臭味攻击。
「有药水吗?我给你揉揉吧。」田师傅倒是想得美,想乘机揩油。
「哦,不,不用了。」老婆哪里会让一个除了我之外的男人去触碰自己的脚?
更何况还是一个这么噁心的男人。
叮叮~叮叮~当田师傅暗叹可惜后转身去厨房里修理水管的时候,老婆收到
了我的电话。
「喂,老公。嗯,在修呢。嗯嗯,我刚才摔了一跤,可疼呢。嗯嗯,沒事,
沒事的。就是衣服打湿了,脚也扭了下。我等下换下衣服就擦点药就好了。反正
明天週末了。嗯嗯,老公,你什么时候回啊。啊~还要一个礼拜?哦,沒事,我,
我就是想你了……」老婆小声的撒娇着。
不过还是让正在厨房修理水管的田师傅听到了。特別是还要一个礼拜。田师
傅回头看了看,眼神里有着一抹莫名的东西一晃既失。
老婆挂了我的电话后,侧身看了看厨房的方向,想了想还是决定先进去换身
衣服,应该能在修理完水管前换好。于是脱掉高跟鞋,强忍着疼痛,一手领着高
跟鞋一手扶着墙走进了卧室里。
精神都集中在扭伤的那只脚上,全力的抵抗着疼痛。沒有察觉到田师傅悄悄
的关上了防盗门,然后猥琐在自己身后。
老婆刚推门进去,正准备侧身去关上门的时候。迎面被一块红色的布团给塞
进嘴巴里了。还沒来得及惊慌失措,又被一双满是手茧的大手给按在了床上。
老婆倒在床上的那一刻,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出现在老婆视缐里。田师傅,
那个被自己引进来修理水管的师傅。却沒想,成了一条准备强姦自己的色狼。而
嘴里里塞的布团,是田师傅的大红色内裤。原来田师傅在老闆娘打完电话之后就
已经盘算着要强姦如此美丽的人妻了。还关上防盗门之后就偷偷的脱掉了身上的
衣物。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又惊慌害怕又无力抗拒的老婆只能拼命
的扭动着身子,试图能够逃离这里。
然后丰满圆润有弹性的双乳被田师傅的双手撕开胸前衬衣纽扣,粗暴的拉出
胸罩后暴露了出来。
敏感的乳头瞬间就被饿狼扑食般的田师傅含入了嘴巴里吸允。那种吸力,加
上舌尖的挑逗。触电般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
酥麻的感觉让老婆的大脑有了短暂的当机。
田师傅一只手揉捏着一个乳头,一张嘴吸允着一个乳头。另一只手却伸向了
隔着丝袜和内裤的神秘地带。
「唔~唔唔~唔~」这个地方被侵入,让老婆瞬间清醒过来。刚刚缓下来的
挣扎又开始剧烈的扭动了。
「太太,还挣扎什么?你的老婆都要一个星期不能碰你,难道你不饥渴吗?
我先喂饱你,修水管的钱我也不要了。怎么样,一举两得。」田师傅转身用屁股
坐在老婆的脸上,双腿跪夹着头部。然后将老婆的职业裙拉到腹部。肉色丝袜包
裹着淡蓝色浅花纹的内裤。
视觉的冲击让田师傅更加的疯狂。一头埋进两腿之间,隔着丝袜内裤也能轻
咬到小肉芽。看来田师傅技术是很厉害的。
老婆的小肉芽,从来沒有被男人用牙齿轻咬,那种说不清的刺激在我这里从
未体验过。相敬如宾的我们,做起来也是斯斯文文,中规中矩的。
在这种刺激下,哪怕在保守的人也抵抗不了。老婆的内裤也被渐渐分泌出来
的大量淫水给浸湿。
「哟,这么快就流出这么多淫水。还真是个淫妇啊。怎么,你老婆沒能满足
你啊?沒关系,老子今天让你爽到家。」田师傅知道这个人妻已经来了感觉。于
是又加大火力,双手撕破丝袜裆部,一只手将内裤扯到一边,一只手伸出食指和
中指插到老婆的阴道里。
「操,竟然还是粉色的。真是漂亮。今天真是捡到宝了。」田师傅一看老婆
的骚B颜色,顿时笑颜逐开。
在大量淫水的润滑下,两根手指非常顺利的就在阴道里进进出出。感受到阴
道里跟阴茎不一样的刺激,原本是被强行掰开的紧绷的大腿,开始不由自主的分
开闭合,分开闭合。
十几分钟的手指刺激后,田师傅拔出手指,那瞬间的抽出,竟然让老婆有种
失望的情绪滋生在心里。这也吓得老婆不敢面对。
「太太,是不是很有感觉,很快乐?看来你老公都不会玩女人啊。太可惜了。
这么漂亮的女人嫁给他,简直太浪费了。」
田师傅玩弄着老婆的乳头,一边感慨到。
老婆闭着眼睛,不想去理会这个禽兽的话。不过在心里,也确实感觉老公的
技术差了太远,这么还沒有插进来。不过这样的想法很快又被自己按了下去。这
样荒唐的想法就不应该有。
「太太,你应该是沒有用嘴巴吃过男人的鸡巴吧。嘿嘿,我告诉你,这可是
对于女人最美味的了。我拿掉你嘴里的内裤,你给我口交,好不好?说好了,可
不需要咬我的命根子哦!」田师傅看着老婆的涂抹了浅红色唇膏的小嘴,淫笑的
说到。
老婆沒有去理会,不过鼻子马上就闻到一股腥臭的味道。本能的张开了眼睛,
只看见一根青筋暴涨,红彤彤充满血液的大鸡吧正停在自己鼻尖面前。
从未闻过大鸡吧味道的老婆突然觉得很是反胃。心想这玩意怎么这么臭。还
好老公沒有要求我做这样变态的事情。
「啊~嗯嗯~唔~啊~」在老婆在心里噁心田师傅的时候,田师傅的手指捏
着老婆的小肉芽,又揉又搓的好一会才停下来。这一下除了分泌出更多的淫水外,
还让老婆让再次闻着大鸡吧的味道的时候沒有觉得那么噁心反胃了。而是有种有
点迷恋的味道。臭还是臭的,但是却让自己不能控制的想要去闻。甚至舌头在嘴
巴里有种本能的舔起的冲动。
「別抵抗了,来,尝一下,尝了之后你就会深深的爱上的。」田师傅双腿骑
在老婆的双臂处,夹紧固定老婆的身体。然后一只手用力捏开老婆的嘴巴。老婆
吃痛,刚一张嘴,就被一根粗壮的大鸡吧给塞满。
老婆的小嘴从未吃过大鸡吧,一下不适应这种饱涨感。不过在自己口水的滋
润和缓慢的抽插下,老婆也渐渐适应了下来。
「唔唔~唔~唔~」在田师傅半强迫,在老婆半自主的情况下,老婆吸允大
鸡吧的技术渐渐熟练起来。
「啊~啊~嘶~哦哦~嘶~哦~啊~啊~」感觉自己要被我老婆用嘴巴给吸
出来的时候,田师傅连忙拔出大鸡吧,然后在迷蒙眼神中还沒来得及出现失望眼
神的时候就插入了老婆的阴道里。
「扑哧~扑哧~」啪啪的声音响了起来。田师傅将老婆的双腿抗在肩膀上,
双手抚摸着丝袜大腿,大鸡吧强力的冲击着阴道。
「啊~哦哦~啊~爽~哦哦~臭婊子~啊啊~臭婊子,老子~啊啊~老子要
射了~哦哦……给老子用力夹~啊啊啊!」
「別~喔~喔~啊……別射在里面,会怀孕的~不不要~快停下来!~嗯嗯
~喔~啊啊……」老婆一边无奈的呻吟,一边想要阻止田师傅将精液射入自己体
内。
不过田师傅哪里会理会?于是在一阵抖动后,将一股浓浓的精液射进了老婆
的阴道里。老婆只感觉到一股热热的液体冲击到自己体内。那种感觉,在自己老
公一直都带着避孕套的射精下,从未体验过。
「臭婊子,爽了吧。哈哈~嗯,真是美味。嘿嘿,老子实在是捨不得你啊。
啧啧。要是嫁给我多好。啧啧,嫁给老子,老子保证让你每天爽到死。」田师傅
射完精后,又在老婆的身上摸了一会,然后也不理会眼睛无对焦的我老婆,就穿
好衣服,大摇大摆的走了。似乎不害怕我老婆报警抓他。
老婆躺在床上,欲哭无泪。被一个陌生的男人这样侵犯,还被内射。有种想
死的感觉。对于我,还有一种深深的愧疚。一是被別人的男人侵犯,二是被侵犯
的时候,竟然还有了感觉,还有了对比。
老婆想了想,还是不敢告诉我这件事情。于是收拾了下心情,默默的去清洗
了身体。然后简单的清理了下地板的水渍。
「呜~呜呜呜~呜~呜~呜~」不过当看见厨房爆裂的水管还是沒有修好的时候,老婆终于扛不住了,一下就哭了出来。
不知道是苦累了还是被男人操累了。这一晚老婆睡的死沈死沈的。一直睡到
了第二天的中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