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媚坊(提示):收藏永久网址不迷路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板块 » 都市情感

回首恋母往事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北方农村,在中国来说,村子不算穷,但也不富。
因为村子离市区不远,所以大部分村民都在市区做临时工贴补家用,农忙的时候就请几天假,回村收收庄稼。
我爸和我妈的父母都是工人,「工人」这个字眼也许对现在的孩子来说沒什么了不起的地方,但在我出生的那个时代,工人意味着不用种地,有固定工资拿,并且老了有退休金养老,最关键的优点,是工人和农民的户口本不一样,工人的儿子可以在市区读书,教学品质自然要比普通镇里的学校好很多。
那个年代还流行儿子「接」父亲班,女儿也可以「接」母亲的班,这样接班的儿子和女儿就也成了工人,如果父母都是工人,那么儿女也都是工人,但只要其中一个不是,那只有接班的那个孩子才能成为工人。
也许大家对这种文革遗留的体制不感兴趣,我之所以向大家说说这些东西,是希望大家能瞭解一下我家的背景。
我爸和我妈非常不幸,姥爷这边的工作交接给了舅舅,爷爷这边的工作交接给了小叔,我父母只能落个普通农村老百姓的命。
沒有工人命,农村男子的第二选择是去当兵,我爸也不例外。
他小学都沒读完,小小年纪就开始四处打散工,18岁后参了军,部队復员后先后做过木匠、果园管理员、剧团吹唢吶,后来阴差阳错,到镇政府的土地管理科当了临时工。
我爸的上司虽然是正式工,但有权不用,很少管工作上的事,每天上班后就是喝茶看报纸,这样基本上工作上的事务就是我爸在打理。
慢慢的,我爸权利越来越大,虽然是临时工,但有时镇长都给他几分面子,有权自然就有钱,有钱的男人都会变坏。
我爸曾经跟好几个女人在外面私通过,有的是镇政府的文员,有的是镇上医院的医生,曾经还有个女人找上我妈,要我妈跟我爸离婚。
起初,我妈气的很厉害,后来慢慢也就习惯了,对农村人而言,离婚是件很丢人的事,不到万不得已,一般都是能忍则忍。
外遇这个事情,毕竟眼不见心不烦,但我爸还有个缺点,就是好酒。
平时他清醒的时候,我爸简直就是个圣人,很少生气,家里任何活儿都幹的很细緻,虽然在外面跟其它女人私通,但也是偷偷摸摸地幹,况且每次被我妈发现后都飚泪发誓下不为例。
但嗜酒这件事情,就很招人烦了。
他每次醉酒后都都要发酒疯,曾经摔过电视、砸过窗户玻璃、扔过10几个暖水瓶,有一次还扬言要烧掉房子,偶尔还会动手打我和我妈。
因为醉酒这件事情,我妈和我恨透了他。
俗话说「幹部下乡、鸡鱼遭殃」,我小学和初高中阶段,我爸几乎每晚都是酩酊大醉。
我估计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妈把她全部的爱都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她不相信男人,更不相信我爸,但对我却照顾备至。
我爸每晚都有酒席,回来很晚,就算回来,也是醉醺醺的,我们母子俩在家都不敢一个人睡觉,再说那时候农村晚上经常停电,黑漆马煳的更觉得害怕。
我跟我妈在一起睡还有另一个优点:我爸看到我在的时候会收敛一些,不敢随意发酒疯,有时候他看到我在就会自己一个人到隔壁屋睡觉。
小时候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晚上吃完饭后到被窝跟妈妈聊天,我妈喜欢裸睡,我那么小,自然也不穿衣服。
別人家的孩子一两岁就会断奶,而我根本沒有断奶的概念,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每天晚上还喝妈妈的奶,说来也奇怪,女人的奶只要一直吸,虽然过了哺乳期就会干涸,但也能洗出一点汁来。
我妈的奶子足有F罩杯,属于标准的竹笋型,形状非常好看,但这对巨乳对小时候的我来说,只是食品,从来沒想过性方面的事情。
別人家的孩子只敢在睡觉的时候偷看老妈的阴部,我妈跟我之间从来沒有遮挡,她的阴部我想看就看,我很小的时候对妈妈的阴部沒什么印象,只记得那里黑乎乎一片。
我最喜欢的还是她的奶子,每天晚上都含着不放,吸完一只后就吸另外一只,有时候还喜欢拿手揉来揉去,我妈也不拦着,可能因为我爸的醉酒表现太过糟糕,我妈伤透了心,所以我们母子之间比一般家庭更过亲密。
我上小学的时候正是我妈三十如狼的年纪,我爸经常彻夜不归,就算回来也是醉醺醺的,他们俩几乎很少做爱。
女人都有性需求,因为我们母子睡在一张床上,有时候我会看到我妈自己在抠逼,上小学的时候当然不懂,以为妈妈逼那里被蚊子叮了,自己在抓痒。
有一次我在喝奶的时候又感觉被子地下有风,就拉起被子看了看,果然她在抠逼。
小时候我跟我妈很亲,不想让她太劳累,我经常帮忙幹点家务活,比如抹灰扫地、刷锅洗碗之类的,看到妈妈鼻子不停发出「嗯嗯」的声音,头也扭来扭去,我以为她累了,就跟我妈说:「妈,我帮你挠挠吧。」
我妈怔了一下,表情就像被雷击中了一般,我估计她当时的感觉很意外,平时我们母子俩过分亲密,睡觉裸呈相向,她觉得也沒什么,毕竟那些只是母子亲情的表现,但偷看归偷看,要摸摸逼那里就有些,呃,怎么说,有些不合伦常了吧。
一方面可能是我妈性压抑太久了,另一方面我估计是我妈太爱我,有时候我觉得她就是要把我培养成一个我爸沒有缺点的替身。
当时我妈愣了一会儿,后来又笑嘻嘻说:「好啊,儿子还知道孝顺妈了。」
于是我掀开被子爬到妈妈身上,脚朝着我妈脸那边,头慢慢凑到妈妈逼那里。
我妈的逼那里已是水汪汪一片,虽然外面有些有些密麻麻的阴毛,但靠近阴道口的阴毛还是沾了不少淫汁。
我伸手在我妈的逼那里挠了几下,我妈「嗯」了几声,我扭头对我妈说:「妈,挠痒舒服吧,上次我被蚊子叮了个包,挠的时候舒服死了,就是那个包越挠越大,后来都挠破了。」
我妈声音颤抖着说:「对,舒服,蛋子给妈好好挠挠,看到上面那个小豆子了沒,也在上面用劲搓搓。」
我看了下,果然妈妈的逼上面有个小肉芽,就把手指头按上去,用力搓起来。
搓了一小会儿,我妈的鼻子又开始「嗯」起来,现在我知道她那是舒服的感觉了。
平时虽然跟我妈都裸着身子,但我从来沒仔细观察过我妈的逼这里,主要是那时候年纪小,沒什么兴趣,现在脑袋就在妈妈逼缝旁边,小孩子的好奇心又调动了出来。
我掀开妈妈逼那里的肉瓣,竟然发现妈妈有两个逼眼,这个发现真是让我大吃一惊,我扭头对妈妈说:「妈妈,妈妈,你这里好奇怪,竟然有两个洞。」
我妈啐了我一声:「你个小屁孩,这也大惊小怪,女的沒有小鸡鸡,上面那个洞是用来尿尿的。」
我妈话还沒说完,我就急着问:「那下面那个呢。」
我妈的声音有点尴尬:「下面那个啊,将来你长大了,把你的小鸡鸡插到妈妈那里,就能让妈妈舒服了。」
我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怪不得妈妈每天晚上抠逼,原来扣的是这个洞,并且扣了能让她舒服。
作为妈妈的好孩子,我当然要义不容辞地让妈妈快乐了。
我把指头伸进妈妈下面那个洞,感觉里面湿淋淋的,在里面搅了几下,妈妈在床那头又发出「嗯嗯」的声音,我知道那是对我的鼓励,便接着用力搅起来,逼那里慢慢水越来越多,可妈妈刚刚不是说上面那个洞才是尿尿的么,我只好带着疑问又问妈妈:「妈妈,你这个洞为什么也尿尿啊。」
妈妈哈哈一声就笑出来,差点呛到气:「傻儿子,女人的洞跟你们男人的小鸡鸡是有很大不同的,以后妈妈慢慢告诉你。」
我噢了一声,虽然不是很明白,但也沒有刨根究底的打算,然后继续我的抠逼大业,慢慢地,妈妈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我甚至能感觉到我的三根指头被妈妈里面的肉壁收缩。
之后我妈大叫一声,比刚才「嗯嗯嗯」的声音更大,当我把指头从洞里拔出来的时候,一股有点偏白的汁液从那里喷出,刚好喷到我的脸上。
我被突如其来的喷射吓了一跳,以为把妈妈弄疼了,赶忙回头查看,发现妈妈虽然眼睛有些迷乱,但依然微笑着,便放下心来。
小孩子对髒沒什么概念,虽然脸上仍然挂着妈妈的淫液,但也不以为然,妈妈倒是非常介意,下床后在脸盆里放了点水,把毛巾沾湿后给我把脸擦干净,又抹了抹自己的阴部,之后我们母子俩便抱着睡觉了。
后来的日子里我经常给妈妈抠逼,久而久之,就抠逼这件事情,我变的有点不情愿。
主要小孩子当时沒有性观念,不觉得女人的逼有多吸引人,况且手指进进出出20几分钟挺累的。
我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沒能在我妈风华正茂的时候跟她做爱,结果让她虚度了10几年沒有鸡巴慰藉的光阴。
有时候手指实在累了,就用舌头给我妈舔逼,这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的,那天我手指太酸,只是应付差事地给我妈挖洞,后来突发奇想,就用舌头舔了舔,发现我妈竟然很喜欢,之后便开始舌头跟手指交替着用。
但第一次好奇、第二次惊喜、第三次兴奋、第500次么,呃,那就有点无聊了,慢慢地,我便发现这件事情兴趣不在,但我妈也不是等闲之人,她不想让她的儿子无聊,也想解决自己的性问题,便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这个方法的关键点就是白糖。
小孩子都喜欢吃糖,我也不例外。
有时候我妈会对我说:「儿子,你给妈好好抠逼,扣好了妈妈给你买烧饼吃。」
那时候物资短缺,什么东西都很贵,烧饼要2毛钱一个,虽然我爸在镇政府工作,当每天都吃,也挺奢侈的。
听说有好吃的,活便幹的风风火火。
有时候是烧饼,有时候是妈妈烙的病,有时候是其它好吃的,但一方面是这些东西花钱多,一方面是威逼利诱的工作总是沒自觉的活儿幹的好。
小孩子嘛,好动,趴在妈妈身上给妈妈扣个20几分钟,现在想来是很舒服的事,但小时候那懂这些,只是应付差事,一会儿便到旁边幹幹这,幹幹那,经常弄得妈妈七上八下,刚有感觉我就停下了。
妈妈想的那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便是用白糖涂在自己逼那里,让我去舔,这下我可高兴了,经常舔的妈妈呻吟声不断。
可惜白糖不耐舔,舔一会儿就沒了,算一下一场口交下来,也要耗掉不少白糖,那时候白糖虽然不贵,但也不算便宜,况且糖吃多了对小孩子身体也不好。
但人脑子是活的,后来妈妈又想出了用蜂蜜替代白糖,蜂蜜黏黏的,要舔很久才能舔干净,妈妈会在自己阴核上涂一些,在阴唇上涂一些,在阴道口放一些,有时候还会恶作剧地在屁眼旁边涂不少,我却不在意,我前面说过,小孩子对髒沒概念,况且妈妈的屁股每晚都洗得香喷喷的,屁眼那里比舔逼还过瘾。
就这样,我们母子俩相依为命,互相慰藉。
这件事也不是沒有危险,有一次可能我妈太过投入,沒听到我爸开院子大门的声音,当我爸进门的时候,我妈才发现。
我妈惊慌失措,我头还埋在妈妈逼那里,幸好盖着被子,但我妈的奶子和我的脚都露在被子外面。
幸运的是,我爸那晚醉的比较厉害,妈妈的奶子他早就沒感觉了,至于我跟我妈的69姿势,估计他也沒想太多,看了一眼后看见我们还沒睡,他就一个人到隔壁屋睡觉了。
妈妈从来沒有让我用鸡巴插过她的逼,她觉得过早做爱对我的发育不好,最主要的还是,我那时候只是把舔逼这件事看成一件差事,我知道舔完后可能会有好吃的,并且逼那里涂了蜂蜜,舔起来也很好吃。
说来也奇怪,我发育的很晚,虽然小小年纪就看过女人裸体,舔过逼,插过逼,但性意识也萌芽的很晚,不然早就可以享受插逼的乐趣了。
初中的时候,妈妈在市里开了一家酒店,因为老爸在政府工作,所以就把各种请客吃饭搬到了自家的酒楼,再加上一些其它食客,酒楼的生意好的不得了,妈妈那时候开始忙碌起来,晚上回来后人变的很困,只想睡觉。
加上那时候家里生活条件改善很多,吃的东西不再是那么稀缺,妈妈也就不再用好吃的东西来诱惑我给她舔逼抠逼。
那时候老爸依然很少回家,虽然我已经开始读初中,但依然跟妈妈睡在一起,他对这件事有些微词,但可能觉得欠家里太多,并且以为我跟我妈只是睡在一张床上,也就容忍了我的行为。
人一旦忙起来,就连做爱的事也顾不上了,妈妈每晚回来后洗洗涮涮,就搂着我睡觉了。
我那时候身高比小学高了不少,大概1米4几,我妈1米66,虽然身高仍然有差距,但不算太大,我们俩搂在一起的时候,我的脑袋刚好可以吸奶,每晚做完作业后,我就脱光光钻进被窝,然后脑袋蒙到妈妈乳沟里睡觉,有时候嘴就吸着妈妈靠床单的那只奶子,一晚上都不丢开。
升了高中后,家里慢慢富裕起来,妈妈在市区买了一栋两室一厅的楼房,老爸委託了一点关系,把我送进了市里的重点高中。
因为老爸要在镇里上班,每晚到市区有点远,再说他经常醉醺醺的,便一个人晚上在村里睡。
而妈妈每晚酒楼关门后,就跟我在市里睡,因为老爸不在,我们母子俩便更加肆无忌惮。
我高一的时候身高终于超过妈妈,达到1米71,但依然沒什么性意识,其实我也想不通为什么我的性萌芽那么晚。
晚上睡觉的时候,变成妈妈躺在我的怀窝里,虽然吸奶有些困难,但妈妈的一只奶挤在我的胸腔,另外一只奶被我抓在手里的感觉也棒的很。
高中的生活很枯燥,每天下午两节45分钟的短课,一节90分钟的长课,然后放学,可恶的是一个半小时还要上晚自习,估计这是全国高中生最不愿意过但又不得不过的生活。
班里有个跟我关系不错的学生,他这个人比较皮,不好好学习,晚自习经常是睡大觉,有时候还偷跑出去,经常被班主任叫家长谈话。
我从小到大就是个规规矩矩的孩子(除了给老妈抠逼这个习惯),有一天晚上经不住他的劝说,班主任正好有事沒来监察,我就陪着他逃了一次课。
那时候大多跷课学生幹的事情都是到录影厅看录影,有正规港片,比如刘德华、郭富城那时候演的那些枪战片、黑社会片等等,但有时候为了招揽生意,也会黄色录影带。
我妈虽然从小就跟我有了超越伦理的关系,但她骨子里也算个古典的人,她从沒看过黄色录影,十多年前跟我爸做爱,也从沒尝试过女上位、后入式之类的,我当然就更沒看过那些录影了。
我跟他到了录影厅后,先看了一部赌博枪战片,我现在还记得,应该是黎明和袁咏仪演的那部少年赌神。
电影放完后,有几个人沖着老闆喊:「老闆,放个毛片呗。」
话音完后,一班人哈哈大笑,老闆也沒介意,四周看了看,出屋把门关好。
我同学拍了拍我肩膀,诡异地沖我笑道:「这次你赚了,让你看部你沒看过的。」
我一肚子狐疑,不知道他们一个个为什么表情那么怪异而又专注。
电影开始后,是一部美国A片,剧情有点忘记了,但好像是那种俗套的修理工与女主人的故事,对白很少,一小会儿就直入主题,那个修理工开始在女主人身上驰骋,之后不断变换体位。
我虽然看了老妈十多年的裸体,但从来沒想过做爱,看到电视上那个男人的鸡巴在女主人的逼里进进出出,顿时有一种从来沒有过的说不出的感觉,有些兴奋,有些飘飘然,脑子有些充血。
但更意外的,是自己的鸡巴竟然慢慢变长变硬起来,我有些不好意思,幸亏当时穿的牛仔裤裤子紧,外面不太容易看出来。
我四周看看,发现我同学喉咙在不停的吞口水,他的裤裆也有点鼓起来,发现我在看他,沖我嘿嘿一笑,丝毫沒在意。
从录影厅出来后,我飞一般地骑车沖回家。
妈妈刚准备睡觉,我跑过去就把她抱了起来,然后把脑袋紧紧地靠在了妈妈奶子上。
妈妈有些手足无措,奇怪地问:「儿子你怎么了?」我跟我妈之间无话不谈,便跟她坦白交待了跷课看毛片的事情。
妈妈有些生气:「儿子你怎么可以学坏,不好好学习,跷课去那种地方。」
我自己也觉得抱歉,从小我就是个乖孩子,妈妈的话我很少不听。
接着妈妈又数落了我一顿,我低着头,一言不发,甚至还哭了起来,妈妈见我哭,自己也哭起来:「儿子啊,妈妈一直指望你学好,不要像你爸那样,在外面花天酒地不顾家,你可不能辜负妈妈呀。」
我哭的更大声,抽泣着对妈妈说:「妈妈对不起,我这次实在是太无聊了,每天晚上自习觉得脑子很累,我觉得自己每次考试都是前三名,所以也想放松一次,以后再也不敢了。」
妈妈听完我的话后,怒气有些转弱,便把我紧紧抱进她的怀里,安慰起我来。
我们母子两个人平静下来后,妈妈安静地问:「刚才听你说,今晚你还看了毛片?」我点点头,我妈啐我一口,说到:「你个臭小子,还看那种片。」
我呆呆地问:「妈你以前是不是也看过?」我妈的表情有些尴尬,悻悻地说到:「呸!你老妈怎么会看那种东西,只是有一次看到你爸拿了单位的录影机在看,我喵了几眼。」
说完这番话后,妈妈的脸蛋还有些微微泛红。
我突然想起看毛片时鸡鸡变硬的事,便告诉了妈妈。
她听到后有些惊讶,急忙说道:「真的吗?让妈妈看看,难道我儿子终于长大了。」
我都沒不好意思,直接脱掉裤子和内裤,但鸡巴现在已经软了下来,软耷耷地垂在那里。
我的鸡巴不算长,勃起时大概12公分。
妈妈看到我的鸡巴垂着,便握住我开始左右摇摆起来。
以前我妈倒也不是沒摸过我,但我都沒什么感觉,但性意识这个东西,就如同醍醐灌顶,一下子就觉醒了。
妈妈摸我鸡巴的时候我有一种在录影厅看黄色录影的感觉,脑子有些充血,感觉很兴奋,但又说不出是那里的兴奋。
妈妈那时候准备睡觉,身上只穿着个宽松的背心,我站着,她坐在床边,两个大奶子从领口那里露出白花花一片。
虽然每晚我都摸奶,但这次看到奶子的感觉却大不一样,我不再把它当成我的食品,只觉得这两个大奶子好美。
我把手伸进妈妈的领口,在她的奶子上慢慢揉起来,沒一会儿后,鸡巴就有了一种窜出去的感觉,「蹭」的一下就勃了起来。
我妈发出一声感叹:「看来,我儿子真的是长大了。」
我犹豫着问妈妈:「妈妈,我能像录影里那样来跟你做吗?」我已经好久沒给我妈舔逼抠逼了,我学业有点重,妈妈酒楼的生意也很忙,我这么一说,妈妈的性慾仿佛一下子又重新觉醒了一样。
只见她脸色微微有些发红,我知道那是妈妈发情的徵兆。
「来吧儿子,让老妈再感受一下这种感觉。」
沒有扭扭捏捏,沒有生气,沒有尴尬,我们母子从小亲密无间的关系让正式乱伦这件事情水到渠成,完全沒有不和谐的气氛。
妈妈脱掉她的背心,两个大奶子在脱离背心的时候还抖了几下,看的我更加冲动。
我低头就含了一直,另手也沒閑着,在另外一只奶子上狠命地揉起来。
天哪,摸奶子竟然是这么幸福的感觉,亏我还摸了这么多年,这些年的日子真是白活了。
站着的姿势让我们母子俩都有些难受,我妈推开我,转身躺到床上,胸部由于地心引力自然垂到两边。
我脱光衣服,爬到妈妈身上,用双手握住她的奶子,紧紧地挤到中间,哇,好大一条沟啊。
妈妈的乳头已经发硬,还有些凸起来,我在上面舔了一会儿,妈妈慢慢发出「嗯嗯」的声音。
我突然想到毛片里女人给男人也可以舔屌,便跟妈妈商议:「妈妈,我给你舔舔逼吧,你能不能给我也舔舔鸡鸡。」
妈妈轻轻打了一下我的头,怪笑一声:「臭小子,鬼点子还不少,不过你也给妈妈舔了那么多年,给你舔舔也是应该的。」
我掉过身子,跟妈妈成69姿势,小时候我的脚才能达到妈妈脖子那里,现在转过来后,鸡巴正好可以放到妈妈嘴里,她一口给我含住,慢慢用舌头舔起来,虽然跟录影里的女人比技术有些生涩,但那种感觉也很刺激。
作为回报,我也开始细心地在妈妈的逼里用舌头穿擦起来,时不时地还用指头插插,小时候是应付差事,但现在,这个逼洞对我的吸引力却大的不得了。
不一会儿后,我妈的鼻子开始发出「嗯嗯」的声音,我知道妈妈兴奋了,逼里也不断有水流出来。
我把鸡巴从妈妈嘴里抽出来,调转身子,经过妈妈小时候的教导,我知道两个洞该插那个,嗯,是时候回报妈妈的时候了。
鸡巴硬的就像要脱离身体,龟头上还残留着妈妈的唾液,上面的血管拔张突起,我甚至有一种自豪的感觉。
看到妈妈笑颜含春地望着我,我鸡巴一挺,插了进去。
十几年的感情沉淀啊,那是一种夹杂着各种感觉的插入。
鸡巴插入妈妈逼里的感觉就如同身上一块巨石被拿掉,体内的压力顿失,一顾神清气爽的感觉遍佈全身。
我学着毛片的姿势开始上下抽擦,妈妈的阴道肉壁还会在插入和抽出的时候抽搐一下我的鸡巴,那是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感。
我甚至忘掉了陪我长大的乳房,待我回过神来,急忙把脑袋放到妈妈胸前,开始吸奶,同时屁股开始上下抽动。
眼里看到妈妈幸福的表情,耳朵听到妈妈「嗯嗯」的发情声,我无比激动,只觉得鸡巴那里有无穷的能量要释放,就如同憋了一天尿沒地方撒,想要抽出来尿在外面的时候,已然来不及,鸡巴一阵抽搐,一股阳精从鸡巴射入妈妈体内,我想要挪动屁股,但屁股却沒法动弹,不仅屁股,我全身也沒法动弹,只觉得浑身飘飘然,手足麻木,趴在妈妈身上跟死了一样。
妈妈用力抱住我,她有人生经歷,知道我刚到高潮,现在还处在性兴奋当中。
男人射精后是精神最空虚的时候,这时候被女人紧紧抱住,可以缓解这种情绪,并且更有幸福感。
妈妈很体贴,对我无微不至,知道这时候的我很脆弱,便紧紧地抱着我,时而轻轻地拍拍我的肩膀。
一小会儿后,我从高潮中反应过来,看到妈妈在笑嘻嘻地看着我,想都不想,就朝妈妈的嘴上亲了过去。
那时候看的电影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法式接吻,只是感觉那样很舒服,本能地想要寻找妈妈的舌头。
妈妈丝毫沒有闪避,还主动把舌头伸到我的嘴里,天哪,妈妈的口水都是那么的甘甜,我的嘴唇就如同吸奶一般,在妈妈的舌头上吸来吸去,两个人的口水都不自觉地从嘴里流了出来,旁边的床单湿了一片。
时间就这样幸福地过了半个多小时,慢慢地,我的鸡巴又有了那种冲动的感觉,直到坚硬如铁。
我想起录影里的后入式和女上位,便大大地躺到床上,乖乖地问妈妈:「妈妈,我有点累,你能不能在我上面再来一次。」
妈妈有些不情愿,不是她不愿意,而是她觉得这种姿势很害羞,毕竟,出去乱伦这一点,她也是个传统的女人。
但女人爱子的天性,还是让我妈沒法拒绝我的建议,她匍匐着身子起身,一只腿跪在床上,另外一只腿跨过我的身体,蹲直了身体后,在我呆呆的注视下,妈妈扶正我的鸡巴,慢慢地套了下去。
妈妈可能有些害羞,在上面不是很动,只是轻轻地左右扭来扭去,我觉得刺激太小,便央求她上下晃动。
这次妈妈有些放开,幅度越来越大,两只奶子越随着身体的晃动开始上下左右摇摆。
我把手揉在她的奶子上,用力地抓出不同形状,放手后,奶子会恢復原状,哇,真的是很好的弹性啊。
我又把手套在妈妈的脖子上,把她拉到我的头前,嘴对准一直奶子,开始幸福地舔起来。
妈妈因为肚子紧贴着我的身体,沒法上下起落,只能摇摆屁股,但抽动幅度太小,让我感觉刺激有点小。
于是,我的屁股也开始随着妈妈的身体往上端,她离开的时候我也离开,她下落的时候我就紧紧往上贴,这样的姿势让我们俩都很兴奋,一小会儿后我妈又开始「嗯嗯」地叫起来。
这次的时间很长,还是我妈告诉我她要来了,让我抓紧时间,我加快姿势,用力把妈妈和自己操到高潮。
女上位的优势是能看到白浆从妈妈的逼里慢慢流出,感觉很淫荡,很兴奋。
食髓知味,既然体会到了做爱的好处,我当然是乐不思蜀。
酒楼的生意越来越正规,妈妈甚至顾了专人打理,这样她也不用那么忙,平时只要管住帐本,几乎不用怎么操心。
那时候我妈不到40岁,有了钱后便开始在意自己的身体,她那时候有点小肚子,但随着保养的钱一笔一笔地投入,她的皮肤变的比年轻时还好,身材也变的越来越魔鬼,除了年龄的原因胸部有那么一点点的下垂,但不吹毛求疵的话根本看不出来。
除了妈妈的奶子和逼以外,我还对妈妈的屁股越来越感兴趣。
做爱的时候我经常让她坐在女上位,但脸朝反方向,这样就可以看到妈妈的大屁股在我身上上下左右乱摆,性感到爆。
平时在家里,我也让她穿上各种性感衣服,裤子和裙子一定要穿紧身的,这样我就可以隔着布料在她屁股上摩擦,这种感觉简直比摸奶还棒。
大部分高中生的压力都沒法释放,还要靠自己打手枪,而有了我妈后,我平时的脑袋舒坦的很,每晚一次做爱,白天精神很好,脑子也够专注,学习成绩也越来越好,最初高一时还是全班的前三名,高三月考时已经经常是全校第一名了。
高考过后,我被浙江大学录取,所谓风水轮流转,那时候国家精兵简政,国有企业开始让工人下岗,机关单位开始削减行政人员,我爸作为临时工,自然就被削了下来。
这样,我爸和我妈的地位就掉了个位置,以前我妈唯唯恐恐,生怕我爸喝酒鬧事。
现在我爸离了职,沒了权利,再也沒人请他喝酒吃饭,那些外面的小姑娘也全部离开他,沒人愿意跟个沒权的人在一起。
好在酒楼的生意还不错,但帐本也被我妈牢牢掌控,看我爸閑的可怜,我妈便给了他个收银员的工作,一个月给他开个1000来块钱。
我读浙大的时候,四校还沒有合併,我读的是西溪校区,那时候还叫杭州大学,次年才正式四校合併。
我妈不愿意跟我两地分离,便在杭州买了套房,那时候杭州的房子也很便宜,白荡海的房子才2000一平,为了不閑着,她在杭州文三路数码城那里也开了一家酒楼,离我们大学很近,生意还不错。
就这样,我们全家搬迁到了杭州,可惜我不能每晚都跟我妈睡在一起了。
一是大学要求所有学生必须住校,早上还要晨跑打卡,这个是要计入学分的,想逃都逃不掉。
二是我爸沒了工作,只能也来杭州帮忙,我已经是个大学生,18岁出头,再跟妈妈睡在一起估计老爸会有意见。
本来我跟我妈是不在乎我爸什么想法的,可我爸沒了工作后有些失落感,毕竟昔日巴结他那些人全部都走远了。
再则他沒了权利后也很少喝酒,性子越来越收敛,人反倒变的随和起来,对我妈也是有求必应。
甚至到后来,他们还慢慢有了性生活,虽然频率很低,大概一个月一次的样子,但聊胜于无。
我起初有些嫉妒,但他毕竟是自己老爸,再说他们频率很低,一个月才一次,也就慢慢把这件事放了过去。
我爸平时白天都在酒楼里看店,大学里的课不像高中那么繁忙,沒课的时候,我经常偷熘回来,跟妈妈温存做爱几个小时。
我从来不着急,只是很享受那种跟妈妈温存的感觉,有时候晚上我还跟妈妈到街上熘达,在路旁人少的地方,我们便坐下来在那里搂着亲热,路人只以为我们是一对情侣。
夏天衣服穿的少的时候,妈妈还会直接跨坐在我身上做爱。
如今的我已经快入30,依旧沒有结婚,我爸想管但管不了,我妈则是在亲戚前说我两句,但私底下却希望我们两个人一辈子在一起。
妈妈知道我们的年龄差距,虽然我不介意,但她总是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保养品一年要投入几万块,总是穿着高跟鞋、丝袜这些熟女必备装置,经常我一摸她,她就陶醉地装入我的怀里。
我不知道将来我妈更老的时候我会不会腻了她,但至少10年以内,我仍然会对她性趣盎然。

猜你喜欢